欢迎来到 李洪霞

法律咨询热线: 18048594636

每日特约专项律师在线咨询名额点击免费咨询

【侵权纠纷】李律师举证工伤实为人身损害,为当事人减损25万元

2020-10-27

      文中皆为化名

      2019年3月27日,张成雇佣王志中等人到某加工厂装货。张成操作叉车,让王志中等人装货,因叉车打火需要两个人,在打火过程中因张成未将叉车档位退出,打燃火时,叉车就撞向王志中,致王志中受伤。

      王志中随即被送往医院进行救治,张成也主动垫付了医药费31048.41元。但是不久后,王志中就主动与张成商谈赔偿问题,索赔30万元。

      面对这样一笔不菲的赔偿金,张成感到压力很大,他认为王志中狮子大开口是不对的,但是具体该赔多少钱,他也不清楚。

      张成于是咨询了李律师,曾律师表示,王志中只是张成临时雇用的一位工人,两人之间并没有形成固定的劳动关系,那么本案应该适用普通的人身损害赔偿标准,而不应适用工伤赔偿标准。而人损伤残鉴定标准和工伤伤残鉴定标准又有很大的区别,因此,张成最终要赔的钱并不多。

     随后,张成收到了法院的传票,原来王志中已将他起诉至法院,要求其按照工伤8级的标准,赔偿各类损失共计314301.25元。

 

李律师作为张成代理人,出庭应诉。

      王志中(代理人)当庭提交了,王志中按照《劳动能力鉴定职工工伤与职业病致残等级》标准进行的伤残等级鉴定,鉴定结果为8级,及各类损失的核算清单。

      李律师代理意见:

       王志中的起诉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王志中与张成并非劳动关系,而是临时的劳务关系,适用法律为侵权类法律,王志中依据工伤鉴定标准鉴定缺乏法律依据,张成申请了重新鉴定,重新鉴定意见为王志中的受伤未达评残标准;本次受伤系王志中自己未尽到应有的安全义务,其应当自行承担一定比例的责任;张成在王志中受伤后已经支付了全部住院医疗费、部分门诊费及住院期间的护理费;王志中主张的营养费、误工费、护理费的依据为工伤标准,不应采纳;后续治疗费应当在实际产生后另案主张;重新鉴定的鉴定费因未达评残标准,应由王志中承担。

      法院认为:2019年3月27日,张成雇佣王志中装货,叉车启动时将在货车上的王志中撞伤。另查明,本案审理过程中,张成对王志中按照《劳动能力鉴定职工工伤与职业病致残等级》(GB/T16180-2014)标准进行的伤残等级鉴定不予认可,并申请按照《人体损伤致残程度分级》标准对王志中的致残程度重新鉴定,经鉴定王志中本次外伤所及右胫、腓骨骨折的损伤程度均未达到评残标准。

      法院认为王志中作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其在装卸货物时也应当尽到合理的、审慎的注意义务,故其对于自己的受伤也有一定的过错,结合本次事故的具体发生经过,本院综合确定由张成承担此次事故90%的责任,王志中自行承担10%的责任。

     经过综合核算,张成应承担62012.28元,品迭张成已经垫付的32898.41元,法院最终判决张成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王志中支付29113.87元。

本案焦点:工伤赔偿和人身损害赔偿究竟有什么不同?

一、发生的基础关系不同。工伤的前提是劳动关系,这里的“劳动关系”是法律特有概念,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劳动,是适用劳动法律的关系。而人身损害却是一般的雇佣、帮工、承揽过程中的发生的身体损害。

二、赔偿标准不同。工伤案件没有城镇和农村居民之分;而一般人身伤害案件要根据城镇居民或者农村居民计算赔偿标准。劳动工伤案件的受害者多数是农民工,而农村居民计算赔偿标准远远低于城镇居民赔偿标准。

三、处理机构不同。工伤由劳动行政部门、劳动仲裁机构处理;而一般人身伤害直接由法院受理和审理。适用法律不同。工伤适用《工伤保险条例》及配套劳动法规调整;而一般人身伤害案件适用《民法通则》《侵权责任法》及人身损害司法解释。

四、责任划分不同。工伤适用无过错责任原则,也就是说,不给劳动者划分过错责任;而一般人身伤害要根据双方的过错程度划分责任(如:三七开、二八开)。

五、赔偿主体不同。工伤的一方当事人是有劳动关系的劳动者,另一方则是具备法人资格的企业或者个体户(必须有营业执照,工程层层转包的,由具备法人资格的发包方承担);而一般人身损害案件的主体可能都是自然人。 

COPYRIGHT (©) 2020 李洪霞律师   蜀ICP备2020027770号

法律咨询热线

18081988641

律师24小时为你全程一对一服务